理财产品持仓数据挖掘(十二):中银理财“稳富”系列产品持仓解
发布时间:2021-09-04   动态浏览次数:

  的重要产品系列之一,通过分析其业绩表现、底层持仓可以有效反映其产品体系建设情况。

  对现阶段中银理财产品的业绩表现进行评价,有助于进一步了解其理财业务开展情况。为保证业绩表现数据的有效性,依托于普益标准数据库,在对中银理财产品进行筛选后进行业绩表现、持仓情况分析,筛选的标准为选取2020年3月31日至2021年3月31日共4个季度有公布净值数据,且每季度净值最早公布时间与最晚公布时间相隔超过46日(即净值数据时间跨度在半个季度以上)的“稳富”系列固收增强、非固收增强净值理财产品。通过初步数据整理发现,参与本次分析的“稳富”系列产品均为固收类产品,因此以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无风险利率,中债综合指数作为业绩比较基准对产品的业绩表现进行衡量。

  业绩表现方面,分季度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季度区间收益和Sharpe比率明显呈现先低后高的趋势,在2020年4季度表现最佳,而以T-M择时择券模型[2]反映出的Alpha显著为正的产品占比仅在2020年3季度为0,而在其他季度最高则达到了42.86%;“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季度区间收益和Sharpe比率同样呈现先低后高的趋势,在2021年1季度表现最佳,而Alpha显著为正的产品占比在评价区间4个季度内均在10%以上,最高达到了55.21%。对比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在业绩表现方面整体更好,获取绝对收益的能力更强,业绩表现也更为稳定;“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则在获取绝对收益方面偏弱,但在获取超额收益方面表现较好,且呈现一定的提升趋势,反映出主动管理能力或在逐渐增强。

  从穿透后大类资产持仓情况上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在2020年度整体出现显著趋势:底层债券配置比例逐季度升高,由最初的36.08%提高到64.75%;非标资产占比在2020年后3个季度呈现降低的趋势,而同业存单配置比例则呈现明显的降低趋势。结合上节对业绩表现的分析来看,业绩在2020年3季度、4季度之间有明显提升,而大类持仓中同业存单、同业拆放等比例明显减少,债券配置上升,其他类别包括非标资产在内则比例变动不明显。

  数据来源:普益标准“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债券资产配置较多,且呈现出一定的逐年增多的趋势;同业存单占比呈现逐季度下行的趋势。图表4:“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底层大类资产配置情况

  数据来源:普益标准对比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和其他系列产品的大类持仓共同点在于:债券类资产占比逐季度呈现上升趋势,而同业存单占比则呈现下降趋势;均包含了金融衍生品,但占比较小;非标资产在2020年2季度占比较高,但后续季度占比有所降低,并维持在较低的占比水平;均未包含除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之外的资管产品。其不同点在于:相对于非固收增强系列,“稳富”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底层公募基金产品、同业存单占比明显较高,而债券资产占比则明显偏低,这或许是导致二者业绩表现存在差异的原因之一。三、前十大重仓资产分析:底层资产集中程度较高,占比近一半从前十大重仓资产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债券类资产占比较高,与上一节分析结论保持了一致;从前十大资产占比来看,2020年2季度占比达到了50%以上,而后则保持在接近40%左右,保持了一定的集中程度。图表6:“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底层前十大重仓资产统计

  数据来源:普益标准非固收增强的“稳富”系列产品债券类资产占比同样较高;从前十大资产占比来看,四个季度均维持在接近一半的占比,集中程度较高。

  对比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均维持了较高的集中程度,且前十大资产以债券为主。就集中程度趋势来看,六台宝典开奖结果安装!“稳富”固收增强系列明显较低。

  此外,评价区间内,从前十大持仓的不同资产数量上看,“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的分散程度较好,平均每款产品前十大资产包含的资产数量保持在4款左右;而“稳富”固收增强系列则保持在3款左右。

  从底层非标资产层面进行分析,可以明显看出,“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得底层非标资产收益率明显高于固收增强系列,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底层非标质量存在差异性;而除了2020年2季度以外,其他季度“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的非标资产平均剩余期限均更短。

  从底层非标资产的投资主体来看,截至2020年底,“稳富”固收增强系列涉及的主体主要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盐城市城南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盐城市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则主要涉及盐城东方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和中新南京生态科技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对比而言,固收增强系列分散化做的更好。

  综上所述,本文主要考察了中银理财“稳富”系列产品的业绩表现和持仓概况,并对其内部的固收增强产品和非固收增强产品进行了对比分析。分析发现,“稳富”固收增强系列业绩表现整体更好,通过区间收益和Sharpe比率反映出的绝对收益获取能力更强,业绩表现也更为稳定;“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则在获取绝对收益方面偏弱,但通过T-M模型反映出的超额收益获取能力更为稳定,且呈现一定的提升趋势,反映出主动管理能力或在逐渐增强。

  进一步探索其业绩表现与底层持仓之间的关联,分析发现,“稳富”系列产品整体上对债券的投资有逐季度上升的趋势,对同业存单的投资则呈现下降的趋势,与此同时,对不同类型产品按季度进行纵向比较,可以观察到“稳富”系列产品分季度的业绩表现呈现相近的趋势,即在2020年2、3季度表现较差,但在4季度和2021年1季度业绩出现明显好转,而相应的持仓变动不大,难以解释是因为持仓调整产生的业绩变化,推测是疫情防控下经济复苏伴以货币供应结构性缩紧带来的投资环境好转,引起产品业绩的提升;横向比较,固收增强系列产品底层公募基金产品、同业存单占比明显较高,而债券资产占比则明显偏低,这或许是导致固收增强和非固收增强系列产品业绩表现存在差异的原因之一:在经济复苏背景下,持有较高比例公募基金的固收增强产品分享到了风险资产的投资回报,而持有债券较多的非固收增强产品则受市场风险偏好上升影响,业绩表现较差。

  此外,底层十大持仓资产反映出“稳富”系列产品均维持了较高的集中程度,且前十大资产以债券为主;就集中程度趋势来看,“稳富”固收增强系列趋于降低,产品整体投资分散程度较好,但前十大持仓内平均每款产品包含不同资产数量较低,重仓资产分散程度较差。

  非标投资方面,“稳富”非固收增强系列底层非标资产收益率明显高于固收增强系列,平均剩余期限则短于固收增强系列,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底层非标质量存在差异性。虽然非标资产在不发生信用风险的前提下可以起到增厚收益的作用,但在占比较低的情形下,对于产品业绩的提升作用有限,在经济复苏、投资环境好转的背景下并不一定能够优于对股票等权益资产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