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_第1665章 【后记】

发布时间:2019-09-30编辑:admin

  阿芙萝狄忒与阿波罗等都曾经明确表示过,火神赫淮斯托斯虽然不是最强大的主神,却是许多神器的铸造者。

  他的神器火神之锤,传说中除了可引起地震,熔岩爆发,更重要的是可以将神力与神器融合,并且他乃是天工神匠,才思奇巧。

  之前还纳闷,那一次假冒的魅惑腰带事件,是怎么整出那条腰带的,此刻总算能解开谜团了,多半就是赫淮斯托斯的杰作了。

  真的神器因为材料和当时实力的局限,没法打造,假的再造一条对他来说不成问题。

  而刚好,赫尔墨斯这一次又和火神一同对幻境出手,他们的关系应该不错,也就能理解,赫尔墨斯化作假冒的灰衣,参与那一次诡异行动的理由了。

  至于那个多半是赫拉的宁箬竹,杨辰觉得她应该做了不少手脚,但暂时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她主导了一切。

  恐怕盖亚之心复苏后,神族的种种计划,他们都是早有所了解,唯独就是不让自己知道。

  要说杨辰一点都不在意,那是假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而且让他这个半人类半神族的角色非常难做,但是……就算自己如今知道了,自己真就会去阻止他们吗?

  随着一群幻境中人的到来,这些讯息传入耳中,杨辰无法避免地有些迷茫,有些东西像是在内心里揉杂在一块儿,憋得慌。

  四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在岛上驻足的幻境修士们,几乎都恢复了元气,这些人可都不穷,疗伤丹药还是有不少的。

  当然,像燕三娘和唐露怡那样的有关系的人,还是要好生招待,她们被招待了,总不好意思隔开其他相关的人,于是乎,杨辰还是安排了一些住处给燕家兄妹跟骆千秋、骆筱筱等人。

  杨辰尽可能地避免和骆筱筱有交集,免得林若溪等不快,但似乎骆筱筱也没心情缠着杨辰,因为亲生母亲唐露怡的出现,女孩这几天都有些呆呆的不知所措。

  骆千秋和徐少恭是仅剩的两名修为力压群雄的幻境中人,这两人在等众人恢复元气后,就召集了一干幻境中的高手,商议重返幻境的事宜。

  这些幻境里的高手和杨辰不同,他们深知绝对不可能和诸神成为朋友,诸神也不会放过他们。

  暂时不来这里找他们麻烦,也恐怕是因为诸神忙着恢复实力,并释放大阵中的宙斯。

  修士们知道,虽然如今诸神的实力已经大大领先了他们,但若是让宙斯也被放出来,那他们将彻底不敌。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最终决定,先由速度最快的徐少恭,前往玄天岛附近查探,看诸神是否有在做什么。

  虽然十二都天神魔大阵乃上古仙人之杰作,应是坚不可破,但怎奈诸神的实力已经胜过两万年前他们刚来地球时候的层次。

  何况又有火神、天后潜伏了数百年,了解华夏修士的文明,恐怕会找到突破的关键。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了三天,回了一趟幻境的徐少恭,也已经回来,带回了最新的消息。

  果然,玄天岛已经被诸神占领,并且以空前强大的空间法则,建立了一个封闭领域。

  查探不出具体的内部情况,他只能从外围观察到,神魔大阵竟是诡异地开始不稳定。

  修士们紧张地讨论过后,终于也都下定决心,认为不能不管,打算所有冥水期以上的修士,明日就返回幻境。

  午夜时分,杨辰原本还在跟几个女人聊着天,却意外地发现,骆千秋竟是主动来找自己。

  骆千秋颇为识趣地没进城堡内,而是在外面悬崖上,望着半空中的狼牙月,默默等着杨辰出来。

  这几日骆千秋和唐露怡这对老情人重逢,杨辰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但有骆筱筱这个女儿在,恐怕也不会太尴尬,毕竟他们也都是历经沧桑坎坷,不至于如世俗恶男怨女般哭天喊地。

  杨辰慢悠悠走到悬崖上,与骆千秋并列在一起,侧面看过去,骆千秋竟是多了许多白色鬓发,好似这么短短几天,就苍老许多。

  杨辰莞尔,不禁笑道:“求我帮你们一起去攻打诸神?我不是早说了么,我……”

  骆千秋起身,摇头道:“我不奢求,你能为了我们这些曾经与你为敌的人,来去和那么强大的对手苦战。诸神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远超了我们的想象。”

  “露儿……和筱筱,她们母女……”骆千秋竟是脸庞微微抖动,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情绪,咬牙道:“如果我有不测,请你以后照顾好她们。”

  杨辰愕然,这话听着,怎么像临终托付?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那个阴狠狡猾,桀骜不驯的骆家家主?

  “看来,你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明天一去幻境就不打算回来了?”杨辰微笑着道。

  骆千秋深吸一口气,涩涩地自嘲一叹,“其实你更清楚不是么,你有神格,该清楚现在诸神的实力恢复到了什么高度……我们此番前去玄天岛,说是要阻止诸神释放出宙斯,但说白了,只是尽人事,也无需听天命,必然九死一生。”

  “那你们还去?至少像你这样的,还能躲一躲吧,你可是刚和你的老情人团聚”,杨辰半开着玩笑道。

  骆千秋却是神色肃然,一字一顿地道:“不,露儿,她是我的妻子,你之前说得对,我从未忘记过她。”

  “我知道,筱筱对你有情,但你对她,并不是很有意,但我相信,你既然可以在天魔之眼对她不离不弃,你心里肯定有她的位置。

  作为一个父亲,我不希望女儿跟在你这样的人身边,当初让她提早回幻境,也是怕她与你走得太近。

  她是个可怜的孩子,该有个好的男人,全心全意地对她……但,我别无选择,所以我只能相信你”。

  作为一个有不少情债的男人,他可以拒绝,但作为一个父亲,他好像难以拒绝这样的托付。

  就在骆千秋转身欲走的时候,杨辰却是一声喊住了他——“为什么”,杨辰目光炯然地看着骆千秋,“为什么明知道会死,还要抛下妻女,去送死……

  你知道,你可以选择不去的,就算诸神要屠杀修士,你也可以试着躲避……或者,看在唐师傅的面子上,待在我这里,受我庇护。”

  骆千秋背着身,低沉地笑了笑,“我如果说,是为了一句世俗所言的,‘天下兴亡,234999刘伯温高手论坛匹夫有责’,你相信么?”

  杨辰蹙眉,“可你不是冲锋陷阵的匹夫,这里岛上所有弱水期以上的修士,都不是。”

  “你恰恰说错了,凡是天下人,皆为‘匹夫’,修为与境界,改变不了我们的根。

  可能,是你年纪还轻,可能,是你几乎都待在华夏外的国度,可能,是你有主神神格。

  你或许不会明白的,我们这些华夏幻境里的修士,虽然勾心斗角,不择手段地互相厮杀,争夺权势与力量……

  就像是一个大家族,平日里互相看不顺眼,但有了外面家族的人来侵犯,再多的矛盾干戈,也会放到一边,开始一致对外。

  因为,我们的骨子里,还是流淌着同样的血液,我们的根,还是扎在华夏的大地深处。

  如果诸神要把我们的家园夷为平地,把我们连根拔起,那我们就必然要以我等的鲜血,浇筑生养我们的土地……”

  骆千秋说这些话,并不激情,也不是很沉重,平淡地有些过分,但却是让杨辰的心神,为之一阵颤栗。

  他就像一个战争年代,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为了亲情,为了爱情,为了忠诚,即将奔赴战场的男人。

  燕三娘和燕飞雨,泪眼婆娑地送别兄长燕飞云,而唐露怡骆筱筱母女,对着骆千秋,泣不成声。

  原本骆筱筱还要冲上来拽杨辰,哀求杨辰出手,可却是被骆千秋给一道真元打入晕穴,昏睡了过去。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特区娱乐第一站| 香港神算网凤凰神算论坛| 打老虎机的技巧| 财神论坛香港图库马会| 香港黄大仙原创精选九肖| 一肖2码赌经全年版网站| 管家婆精准四肖期期准|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刘伯温四字正版梅花诗| 金多宝六合资料库|